永恒法则/Eternal Rule 07

7、

POV:Cecil Jarvis

那些陌生的记忆就像退朝时漆黑的海浪一样从Cecil脑海之中冲刷而过。短短的5秒钟时间于他而言就像观赏了一部史上最漫长的电影,而其中的每一幕都记忆犹新。
夕阳依旧抓着天际的一角不肯放手,光和热传递到格林威治天文台顶上,金属穹顶源源不断地反射着那些耀眼的光弧,令人脸颊发烫。
现在Cecil也分不清温度到底是来源于自身还是属于那轮残阳了。他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他感到脑子里满满当当的全是只字片语的感慨,却无论如何都拼不齐全。
最后他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将视线移向别处。
"你觉得自己是个怪胎是吗。"Laurence的声音出奇的平静,"事实上这个词语我经常用来形容我自己。"
"我很抱歉,Laurence......那些事情......我之前完全不知道。"Cecil的脖子别扭的转向另一个方向,不知是在跟晚风说话还是在回应自己身边的人,"我不知道你失去过这么多......."
"不需要道歉。"
"包括那个吻吗?"
Cecil抬起头,拼命眨了几下眼睛企图将酝酿而出的泪水以风沙为由掩盖过去。
他不让自己去看那双仿佛能吸引人魂魄的浅蓝色眼眸,却还是不可避免地听到了一声低笑。
"我要是在意那个的话就不会接着当你的室友了。"
"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任务应该是杀了我....."
"别提了。为了保你的命,我当初足足写了五篇长篇大论才说服上面那群人。"
"所以你之前都是计划好了的?"Cecil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包括......你到酒吧里去避雨?"
"嘿,不包括那个。"Laurence偏过头来看着他,"我本来是打算去找那个叫Josh的12区小伙子,没成想到得早了些。"
"哦,是这样....."Cecil发出惊呼,"等等.....又是12区?我要是没猜错的话....那天晚上的新闻......"
"是的。那是SHELTER的第一次正式任务——就在刚才,结束了。还要多亏了你那位酒保朋友提供的线索。"
"哦——"Cecil拖长了声音。一时之间所有线索都严丝合缝地连成了一串。
Mercy突然间接到的坏消息,电视里火光冲天的景象,Laurence每天早上盯着晨间新闻专注的眼神,在暗巷里遭到殴打的Josh,还有那枚如同由记忆雕琢出来的子弹.......
"那是群难缠的军火贩子,从12区本土来的——掌握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武器改制技术。要不是SHELTER以非法帮派的身份引他们去无政府地带交火,政府还真动不了他们。"
"所以你从那天开始到现在一直在忙的都是这件事情吗?"Cecil在心里松了口气。
"要是不算上为了学会烹饪炸了三次Nicholas的厨房的话.....是的。"
Laurence的声音渐行渐远,Cecil回过头,发现对方正走向穹顶基部的一扇小门。
"过来吧。有些东西你得亲眼看看。"

已经破败不堪的天文台大厅黑暗而静谧。Cecil跟在Laurence身后,空气如同仓库一般充斥着木屑和汽油的味道,令他莫名感到一阵舒心。
"这里自从在三战中遭到空袭以来就被荒废了。"Laurence走到唯一亮着光的电梯间前按动下行按钮,锈迹斑斑的老式铁门很快就伴随着尖锐的摩擦声移向了一边。
"但是0区成立后不久,这下面就被政府改建成了监狱。"
Laurence做了个"请"的手势,Cecil只好迈进那间宽敞的货运电梯。
"直到监狱终于也荒废之后,军情五处接手了这里,确切地说——是SHELTER."
"额......那监狱里原来是关什么人的?"
Cecil忍不住提问,可能是头顶上忽明忽暗的白色灯光和微微摇晃的电梯机厢令他感到了不适。
"叛徒。"
Laurence笑着回答,与此同时原本是电梯门的方向终于投进来一道刺眼的强光。
Cecil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至少有三层的地下基地,四壁包括地面都覆盖着白色的复合材料,四周交错的走廊从宽敞的指挥大厅一直盘旋而上,由厚重的防弹玻璃阻隔开来。而大厅中心的天桥正下方,是一个巨大的全息图像——SHELTER的标志,黄蜂。
Cecil紧紧地跟在Laurence身后,生怕一不小心就迷了路。许多穿着西装的黑色身影在过道之间来来往往,其中不少人在看见Laurence的时候会稍稍低头道声"指挥官"。经过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门口时Cecil忍不住往里瞟了一眼,几名穿着作战服的特工正围在某座建筑物的立体投影周围,激烈地争论着什么。
"Well....."Cecil清了清嗓子。"这就是你没有杀了我的原因吗?希望我加入SHELTER?"
"你把因果关系搞反了。"Laurence稍稍放慢了步伐,"这是摆在我面前唯一一种能够救你命的方式。"
Cecil找不出合理的理由继续怀疑Laurence,他已经尽可能采取一种截然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这位政府特工了——而真相却又让他心痛不已。他可以感觉到Laurence曾经在自己面前伪装成另一个人的样子,一个体贴、温和、完美的形象,直到现在才卸下那些伪装,呈现出一个几乎180°相反的人格,把自己身上的伤疤也暴露在他面前,就连最不堪回首的那些记忆也毫无保留地交到了他手上。
Cecil越发觉得自己才是狭隘又多疑的那个。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件事呢....."Cecil轻声说,"最开始的那几天....我真的以为我们可以......一直那样。"
走在他面前的人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根据肩膀的起伏Cecil可以判断出Laurence叹了口气。
"这就是原因了。"Laurence转过身,无可奈何地笑笑,"我最多只能争取到那几天的时间。很抱歉。"
"为了接近我来缅怀你的.....旧友?"Cecil感觉到自己话里全是酸意,不由得移开目光以掩盖这一事实。
"我得承认,一开始,是的。"Laurence靠在走廊的栏杆上,"但是我很快意识到,不管怎么做也弥补不了我亏欠他的那些时光。"
他停顿了几秒。
"而且你不是他。我从一开始就很欣赏你,不在于你是不是个惩恶扬善的城市英雄,而在于你本人。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达成共识。"
说实话Cecil也能够从与Laurence交谈的过程中看到许多其他人没有的东西——从观念上来看,他们确实是一路人。
"我相信你。"Cecil犹豫着说,"但是我该怎么做呢?你应该知道我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不太好.....好吧,糟透了。我愿意....额....为了你作出一些改变。但是我真的不认为自己做事的方式能和你们契合......"
"真是受宠若惊。"Laurence眼里含笑地瞧着他,"为了我而改变?非常感谢,但是没那个必要。"
Cecil发觉自己又说了愚蠢的话,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试着搪塞过去。等他抬起头发现Laurence又开始自顾自往前走。
"这地方本来就没几个人愿意遵守其他人做事的方式。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指挥官不是吗,他本人每天都习惯当着下属的面大骂0区政府,顺便触犯几条法律什么的。"
"可SHELTER还是为政府办事的啊。"Cecil悄声说着,却招来了身边两名过路特工诧异的目光。
"确切地说,是为0区办事。"
"有什么区别吗?"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有权为了0区的利益与政府为敌。"
这样嚣张的立场竟不偏不倚地与Cecil一直以来的遐想重合在了一起。
"不然你以为组成SHELTER的成员都是什么人呢。"
Laurence说着在一间办公室前驻步,自动门很快划向一边。
"额....来自MI5和MI6行动力极强且身份特殊的特工?"
"记性不错。但不仅仅是这样。"
房间里很宽敞,利用率却不高,除了办公桌和椅子之外几乎到处都是堆叠在一起的收纳箱和柜子。天花板上是苍白色的冷光灯管和纵横交错的管道。那些金属质感的摆设和单一的色调令Cecil一阵不寒而栗。
"虽说SHELTER被赋予的权限非常高,但是关键信息一直是不对我们开放的,政府相关的信息我们就连一个字母也接触不到。更何况,这地方原本就是为叛徒打造的监牢——他们想暗示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你是说监狱仍然在行使它本来的职能?"Cecil猛然间想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可能性。
"他们不可能把最优秀的人才交给SHELTER,但是其中所有人都有类似的特征——潜在的叛徒。"
"他们认为你会是叛徒?"
Laurence靠在桌子边上,将双臂交叉在胸前。
"很简单,我是个从1区来的。"
"这也......算是理由吗?"
"对于那群疑神疑鬼的官员来说,理由够充分了。"
"太狭隘了!"
Cecil一不小心没控制住音量,导致尾音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来回盘旋了好一阵子。
"抱歉。"声音消散之后他不得不补充了一句。
Laurence正静静地打量着他,好像正在盘算着下一个话题该如何开始。
"我必须适应这些,你也一样,Cecil.因为我们已经都没有退路了。"
"我知道了。我会配合SHELTER的工作——只要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同样,SHELTER会配合你的行动。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的义警从来不该是一个人。还有,工资的问题你不用愁了。"
"非.....非常感谢!"Cecil向来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但是他现在不得不压制着自己直接扑上去给现任SHELTER指挥官一个拥抱的冲动。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是他头一次离自己的室友这么近,但是似乎又比之前远了十万八千里。
"我们该重新开始了。"
Laurence垂下眼,低声说着,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额......是啊!我知道这份工作来之不易而且危险极了.....其实我能适应的,大概。"
"我是说,'我们'该重新开始了。"
Cecil愣了一下。
那个"we"被刻意加重了,而那两道视线又不偏不倚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这似乎就是一个不那么轻松的话题了。
"我说过,其实我.....可以搬出去。"Cecil沉沉地低下头。根据地面上阴影的大小他判断Laurence正在朝自己走过来。
"为什么要搬出去呢?"Cecil感觉到Laurence伸出了左手,不断辐散在冰冷的空气中的温度示意着那只手离他的脸颊越来越近。
他甚至本能地感受到了心跳的加速。
直到那只手落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合租愉快,我的朋友。"
这回被加重的是"friend"。
遗憾夹杂着沮丧席卷而来。Cecil隐隐约约感受到了Laurence话里的深层含义,但他没法扭过头去盯着那双眼睛五秒钟来验证自己的猜测。于是他最终叹了口气。
"那就......重新开始吧。"

-UNIVERSE 1st-
序章 END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