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很无知的人。
正因如此,总是想要知道更多。

FeDust

© FeDust | Powered by LOFTER

【侠盗一号/Rogue One】蓝知更鸟的故事(Baze/Chirrut) 06

*本章涉及微Krennic/Galen注意避雷

6、

“医疗部门在干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一名防疫士兵端着步枪靠在车门上侃侃而谈,声音经过头盔的加工变得模糊而富有磁性。

“这是怎么说的?”他的同伴说话带着西海岸的口音,听起来不过二十几岁。

“你觉得血液检查算是怎么回事?多少年前可能还有点用,现在呢?”

“额......长官,我不太懂。”

“我的天哪,咱们队都是医学院出来的,我没记错吧?你毕业了没有?”被称作长官的士兵一枪托砸在下属的头盔上,发出“当”的一声。

“您的意思是病毒已经进化出了潜伏性感染吗?”年轻的士兵马上答道。

“不,不一定。但是它们的潜伏期已经延长了。我上次在纽约那边遇到几个感染者,据说是通过了血液检查,但是两个月之后突然就发病了,咬死四五个人。我敢打赌,现在这群人里就混着几个挨了咬又滥竽充数的。”高阶士兵挨个指着面前排队接受检查的幸存者。其中有几个被士兵拽着胳膊拖往某个方向,正拼命哭喊着试图挣脱。

“......那怎么办?”年轻的士兵被吓着了。他看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腿上有一道狭长的伤口,正被一名士兵抱在怀里,满眼都是好奇的神情。他把脸别过去,但是头盔令他没法捂上耳朵。不久某个方向就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还有熊熊火焰在空气中狞笑的声音。

然后他又挨了一枪托。

“那都是医生护士该考虑的事情。你给我睁大眼睛看看,这才是咱们该干的,这才叫‘有意义’。”

“长官,我觉得这不太......”年轻士兵犹豫着开口,话还没说完,面前突然经过两个人影,他赶紧提了提手中快要掉到地上的火焰喷射器。

“愿主与他们同在。”他隐约听见那个黑衣的男人说道。

Baze把挽着的袖子拉下来,将沾了血的医用胶布叠成一小块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里。

“好在快要结束了。”Chirrut换了种语气,“只要过了今天。”

“你指的是什么?”

“天启。”

  "今天?”

“其实都是吓唬人的。”Chirrut笑着摇头,“我往往会关心更现实的东西。”

Baze跟在他身后跨过一段腐朽的树干,靴子踏在泥地里发出“扑哧”的声响。前一天刚下过雨,树林的色调被浸染成了深绿色。这里没有供人行走的道路,厚厚一层腐殖质之间分布着小水洼,时而能看见落叶上有不知名的爬虫惶恐地经过。

几声鸟鸣在树冠间飘动,Baze辨认出那是属于蓝知更鸟的叫声。再往里就是阳光触及不到的地方了,他有些担心会与躲藏在深林里的吸血鬼打个照面。但是Chirrut的步伐稳健而轻快,就像早已在林间行走过无数遍,长长的衣摆也没有被沾湿分毫。这或许代表了“安全”。

三两只蓝知更鸟被惊动得从Baze头上掠过。



“这鬼地方只有一种鸟吗?天哪,该死的。”

白衣的大主教低声抱怨,挥手驱赶那群四处纷飞的鸟儿。他刚刚一脚踏进一个不浅的水坑,溅了满裤腿的泥点。

“Krennic.”走在一旁的病毒学家用眼神示意他还有第三个人在。

然而盲眼的青年已经感知到了Krennic大主教的不满。他松开拽着后者白色披肩一角的手,跌跌撞撞地快步走出去好远,不一会就消失在了群绿的荫蔽之中。

“Chirrut?你要干嘛,别乱跑......”大主教刚想追上去,却又被友人扯住了披肩。

“我早就说过雨后到树林里来不是好主意。” Galen迎着Krennic不满的目光,“我也说过你会后悔选择穿白色便服的。”

大主教粗暴地将披肩夺回来,“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必须是现在。至于白色,那是军方的意思。你应该知道我在杰达已经没戏唱了——哦,你当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