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ust,铁屑,F·D
也可以叫我ほたる(蛍)

写文 画画 做MMD
沉迷原创 不混圈子

打游戏的。steam和ps4欢迎勾搭。漫画主DC。沉迷约翰·勒卡雷。

非常喜欢拿破仑。非常非常喜欢。

雷sf。雷盾铁。雷aph。雷SM。雷"历史圈"。恋童癖滚。看见绿色就刷原谅梗的原地爆炸。

玛丽苏、萌二、史盲(还非要写史同那种)、白嫖党、恐同者、反宗教者、无神论者请自觉离我远点,谢谢合作

这人有病。想清楚再关注。

隔壁你老Fe

© 隔壁你老Fe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虎牙

其实有一个故事我经常给身边人讲。
我也不希望这事给太多人知道,但是我更不喜欢撒谎。所以他们问起来我向来是诚实地回答。
他们问:"诶你的虎牙怎么这么明显啊?"
我也很无奈我有什么办法。
事实上,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的祖先曾用圣水和银匕首与一群恶心的、狡猾的、盘踞着每一寸黑暗的生物作战。
那是群吸血鬼,早在上古时期就流传着的犹大的诅咒。
他们会伪装自己,或许报纸上的哪一位富商大贾,或者上议院某位西装革履的政治家刚好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无处不在。更可怕的是,他们还会扩张自己的家族,在那个黑色的年代里,人类数次位于岌岌可危的地步。
是一群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类看到了那样的黑暗,他们一次又一次阻止了这一切发生,他们是范海辛的后人,他们是落樱神斧林肯的先辈,他们摸黑干活就是为了伺候那些光(we live in the dark,we serve the light),他们是将"Saving people hunting things,family business"贯彻到底的人,他们就是吸血鬼猎人!
很荣幸我的家族世世代代都肩负着这个艰巨的使命。
他们曾是最英勇的一群猎人,无数强大的血族死在他们的银弹之下,他们对光明的信仰无比坚韧,是世代相传的使命支撑着他们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但是有一次,他们中的一个,失手了。
我的那位祖先从黑暗泥泞的石板路上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惨白,血液不再流淌,嘴里也长出了尖牙。
他被那个狡猾的敌人转化了!
但是身为吸血鬼猎人,无论何时都应该保持冷静的头脑。他开始四处游历,在朋友的帮助下寻找解药,同时一刻也未曾停止向害了他的那群生物复仇。
转眼间时间荏苒,过去了几百年。那位祖先早已不堪重负,使用银弹终结了自己悲惨的一生,而他的后代仍然试图摆脱诅咒,并且接二连三选择了英勇地死去。
终于有一天,我们家族中的一个年轻成员站在阳光下的时候不再感到痛苦。
他们成功了。
而这个年轻成员,就是我的曾曾祖父。
我们终于摆脱了那个残酷的诅咒。但是或许是我们重新开始奔流的血液希望警醒家族中的后来者,那对可怖的尖牙迟迟没有褪去,而现在它们钝了不少,看上去就和普通的虎牙无异。
这就是我嘴里那对虎牙的由来。
虽然每个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判定我为中二病晚期,但我一定会谨记家族的教诲,迎着那些讥讽,像一名真正的吸血鬼猎人那样为了全人类的光明战斗到底。
我相信其他有虎牙的同胞们,一定会和我拥有同样的决心。
我们肩上背负的使命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虎牙就是我们耻辱以及荣耀的明证。

评论(8)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