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一号/Rogue One】蓝知更鸟的故事 (Baze/Chirrut) 01

*谜一样的原创AU

*血猎/神父

*ooc注意

*全部灵感来源于电影开场前影院放的那首Bluebird Story(?

http://music.163.com/m/song?id=5112926&userid=3633256

*渣文笔辣眼睛

*想要一发完结结果扯太大又要写好几章的悲伤故事

*慢热

 

蓝知更鸟的故事
Bluebird Story

1、
 

两声清脆的鸟鸣把Baze拽回了现实。

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教堂前面,火光照得他双眼又酸又疼。

“Chirrut?"

他最后一次把对讲机举到嘴边,但是回应他的依然只有电流安静的沙沙声。他又把手垂了下去,对讲机掉在碎石子和水泥铺就的地面上。

十一月的寒风中他终于清醒过来。欺骗自己没有好处。

本应是门框的一段木头无声坠落,将散落的彩绘玻璃碎片砸得更加支离破碎。就好像是火焰给了它解脱的资格,教堂在以它自己的方式道谢。它在回忆自己传奇而短暂的一生,然后一点点将自己拆解、重构,消逝在风中。

Baze迈出了一步,然后是踉跄的第二步。那团跳动着的红色恶魔从未像现在这样具有诱惑力。他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灼热和干燥,他看见几具焦黑的尸体安详地躺在中殿的地上,他听到火里有谁的声音在呼唤他。右腿上的伤口撕扯着他的嘴角,但最终他还是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知更鸟的鸣声远去了。

过去所有人都相信杰达是地表之上最安全的地方。Baze也不例外。

他所在的队伍追逐着一群狡猾的吸血畜生一路往南,途中四处都是未经人烟的荒地和废弃的矿洞。他们不得不每天打湿了裤腿和那群怪物在林间搏斗,早晨养精蓄锐,夜间围着一小撮篝火挤成一圈,但有些人还是没能避免被拽进黑暗中,或是在撒尿的时候放松警惕而被咬断了颈动脉。很快他们就打光了弹药,但敌人似乎有增无减,于是他们只能作罢,专心扮演猎物的角色。

如果这支东拼西凑出来的队伍里有谁对此感到恐惧甚至绝望的话,也绝不会是Baze Malbus,虽然他本就没指望那群在曼哈顿长大的公子哥和大小姐们能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作为。更何况对于一群刚从神学院毕业的菜鸟来说,除去领队之外十五个人里活下来六个,确实是相当出色的战绩。

等他们终于互相搀扶着走到柏油路上,已经没人吵着要吃芝士汉堡了。迎面开来两辆军车,几个士兵从车上跳下来,血猎都认得他们臂章上的图样,是杰达的守军。

这群血猎中没人到过杰达,除了资历最久的Saw Gerrera。这位从中东战场上下来的老兵就像是年轻血猎们的父亲,突发情况下所有人都听他的——虽然他没读过神学院也从不祷告。Baze不喜欢被人来回使唤,因此他从来没准备和这个老家伙成为朋友,他更强壮也懂得怎么杀死更多的吸血鬼,不论资历的话,他才应该是领队。

当然这些话他没有真的说出口。这样在每一次因为鲁莽而险些丢掉小命却被Saw救下的时候,他没必要觉得太丢人。

新的到访者们很快通过了关口的血液检查。这么多天以来头一次有机会放松紧绷的神经,所有人都已经无心思考继续追逐那群吸血鬼的事。吸血鬼只会越来越多,永远杀不完,墙外面到处都是。而对他们来说只要把先前的那些清剿干净,就算完成任务了。

Baze从旅店里出来的时候正值一天中太阳最耀眼的时刻。杰达不像纽约那样拥有那么多高层建筑——事实上,一座也没有。但是街道整洁不少,司机们不用按喇叭便能快速通过每一处红绿灯。九月的余热仍像梦魇一般提醒着人们这年夏天发生的事情,街上有不少血猎装束的人快步行走,神情看起来就像刚杀了人或者准备这么干,于是所有人都给他们让路。但有时候他们也得靠边站以便给列着队小跑经过的守军让路。马路上时常有印着“R2-D2”字样的卡车疾驰而过,Baze抬起头,对面大楼上泛黄的广告布随着风前后飘动,时而像气球一样鼓起来,时而又像被汗水浸透的衬衫那样贴在大楼上,上面的“C-3PO”已经难以辨认。边上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正躲在窗帘后面悄悄向外张望,注意到Baze的目光后飞快地把窗帘拉上了。

很显然,其他任何一座大型城市经历过的也同样发生在了这座圣城身上。

Baze本来想去寻找一家可以满足他自我麻痹需求的酒吧,然而在不知转过了多少个转角之后他突然发现就连回去的路也消失在了身后。同时他发现这地方根本没有哪座建筑物可以作为地标,包括警局和市政府在内所有楼房都是如出一辙的样式。

第二次停下来认路的时候他意识到杰达没有酒吧。

又尝试了几遍之后他彻底迷路了。

向路人问路不是Baze的行事风格,更何况他不觉得身边哪个人可以给他提供想要的答案。或许是察觉到了他的懊恼,鸟儿竟大胆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展开翅膀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好吧."Baze叹了口气,用两根手指搔了搔它的下巴,“你的plan B是什么?”

那只拥有宝蓝色羽毛的小生灵从进城之前就跟着他了,他进入室内的时候它就站在窗台上跳来跳去,他在街上走动的时候它又啁啾着在空中盘旋。Baze不讨厌小动物,所以当这只小鸟像是真的听懂人话而腾空飞起的时候,他跟了上去。

鸟儿不会停下来等待,它像是追踪着风中的什么味道或是什么声音一样朝着某个明确的方向飞去。Baze知道很多种鸟类总能找到家的方向,大自然为它们留下了无数人类无法感知到的蛛丝马迹。或许这只也是其中的一种。但它实在是飞得太快、太急了,哪怕作为一名优秀的血猎,Baze也还是没能赶上低空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只能任凭它一眨眼就消失在视野的尽头。他停下来喘着粗气,几个路人欢笑着从他身边挤过。

Baze猜测自己在正确的方向上。他直起身子,脚下的道路不知什么时候比先前拓宽了不少。他往前走了几步,察觉到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新鲜气味和一股叫不出名字的香料味。

杰达大教堂建在一块高地上。门外稍低一些的地方挤着一大片用铁皮和布料简单搭就的流动商店,围满了人。Baze有些明白为什么先前街道上的人这么少了。那些商铺丑陋地盘桓在坑坑洼洼的泥地上,甚至霸道地挡在了教堂的大门前。但是显然这给了杰达的人们一种归属感,或者说是安全感,他们懂得利用得天独厚的环境给自己制造一个襁褓,一个任何黑暗和痛苦都进不来的地方。

孩子们在狭小的巷子间穿梭打闹,成年人也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激动地讨论着什么,时不时还会爆发出一阵突如其来的大笑。在Baze看来这一切都不正常,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是个人都该为怎么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发愁。在他来的那个地方,只有士兵和血猎敢踏上街道,偶尔会有教会的神父与他目光相交,但多数脸上都是愁云惨雾。

也难怪人们都想亲自来一趟圣城,这里或许是地表上最后一处还有人想得起来玩乐的地方。

管它呢,Baze想,如此乐观的人生态度不是他有能力享受的。他在一张看起来像餐桌的铁制品后面坐下,邻桌是几个端着酒杯的醉汉,身上衣衫褴褛,但不妨碍他们笑得开心。

Baze再低下头的时候发现面前多了一盘冒着热气的糊状物。

“嘿。”轻快的嗓音在他身后响起,他往左边回头,却发觉那个身影已经灵巧地坐在了自己的右边。

Baze愣住了。

那是一位年轻的神父,身上黑色的常服一尘不染,就和神学院的任何一位神父一样。但是首先吸引Baze的不是那件象征身份的长袍,而是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上浮起了一层苍白的雾霭,其下闪烁着两簇幽蓝的微光。

“你的眼睛。”Baze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我是个瞎子。”神父大方地笑了,就好像刚听到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Baze一时手足无措,但当他发现对方确实没有任何不快的时候,还是把心放下了。

“我没在杰达遇见过你,你是从哪来的?”

“纽约。”

“哦!那是个好地方。”Baze忍不住又瞟向那双眼睛,惊奇地发现其中游荡着好奇的神采,“我以前见过几个从那来的旅行者。”

“你为什么不吃呢?”神父又问。他的脸朝向Baze的身后,一开始Baze还以为他在跟其他什么人说话。

“你说我?”

“是的,是你。”

“谢谢,我还......额......不饿。”

“可是只有饿的人会来这。”

“我以为这里是酒馆之类的?”

神父这回笑得咧开了嘴,露出洁白的上排牙齿。

“杰达没有酒,我的朋友。”像是察觉到了Baze指向那几个“酒客”的目光,他又补充了一句:“或许比起酒你会更喜欢苹果汁?大家都喜欢苹果汁。”

Baze的脸瞬间开始发烫,好在没人听到他们的对话,而坐在他面前的是个盲人。

“好吧,那也可以。”他颇有些尴尬地去掏口袋,然而浑身上下的口袋翻遍了都没摸出一美元。

“不,还是算了。我身上暂时没钱。”

他不明白又是什么逗笑了这个总是很快活的神父。

“那不要紧。这里是施粥铺。”

Baze看见之前那只蓝色的小鸟从神父的袖口里钻出来,站在他的手指上,然后轻巧地跳上他的肩头。

“哦,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Jyn.”

 

 

 

TBC.

评论(2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