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ust,铁屑,F·D
也可以叫我ほたる(蛍)

写文 画画 做MMD
沉迷原创 不混圈子

打游戏的。steam和ps4欢迎勾搭。漫画主DC。沉迷约翰·勒卡雷。

非常喜欢拿破仑。非常非常喜欢。

雷sf。雷盾铁。雷aph。雷SM。雷"历史圈"。恋童癖滚。看见绿色就刷原谅梗的原地爆炸。

玛丽苏、萌二、史盲(还非要写史同那种)、白嫖党、恐同者、反宗教者、无神论者请自觉离我远点,谢谢合作

这人有病。想清楚再关注。

隔壁你老Fe

© 隔壁你老Fe | Powered by LOFTER

【ACU】【拿诺】contre le vent逆风

1

一道金黄的光芒强行分开了刺客的眼皮,这使他蹙起了眉。
他不得不伸出手去遮挡,但是无形的以太跳跃着从他的指缝间流泻而下,分外恼人地再次落入慵懒的栗色眸子。
阳光是从头顶上照射下来的。
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睡着了——以一种极其不雅的姿势仰面朝天地躺在稻草车里,四肢都诡异地垂在稻草车外。
他还想起来自己睡着前是和某个人告了别的,那个人背对着他,看不见脸,但可以分辨得出来是位英俊的军官。
再见,我的朋友。
军官的声音磁性而温柔。
但是无论刺客怎样搜索脑海中的记忆,都无法想起来这位军官是谁——他甚至还没记起来自己是谁呢。
但刺客相信,把“我的朋友”挂在嘴边的人,
都不坏。


2

军官没有朋友。
他的双眸就像加勒比海的碧波、鸽子为诺亚衔来的橄榄枝;他的面部轮廓硬朗而富有立体感,古希腊的任何一位雕刻家都无法精准地勾勒出他的容貌。他立下的赫赫战功早已传到国境之外,漂洋过海为全世界人民所歌颂;他的性格一向温和而不失威严,从没有人能从他身上找出一丁点不尽人意的地方。
但是他没有朋友。


3

那是一个午后,一只鹰意外地闯进了军官的办公室。
它有着栗色的眸子,锋利的脚爪与喙,以及光亮的深褐色羽翼。
多漂亮的大鸟。军官惊叹。
但它已经失去了应有的优雅姿态——残破的双翼已经被汩汩的鲜血染红了,喙一张一合地费力翕动着,眼眶中晶亮的液体打着转。
它像破抹布一样趴在地上,眼神中未灭的是不羁的火焰。
军官为它包扎好了伤口,将它放在阳台上。
而它用那锋利得如刀刃般的爪子在军官手背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消去的伤痕。
第二天鹰已经不在那里了。
军官笑着抚摸着手背上的伤疤,
它是想临走前给我留些纪念吧。
鹰是不应该被驯化的,它们的灵魂属于天穹。


4

刺客险些死在几个激进分子手里。
你浑身上下有42道流着血的伤口。这是军官说的。
刺客不想知道他是怎么数的。
但他感觉军官的床比他自己的躺起来要舒服得多。


5

刺客早就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军官的。
但他听到军官以“朋友”称呼他就在前不久。
当时他惊喜得几乎要从地上跳起来。
可是他做不到。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
军官看着奄奄一息的刺客,眼里满是焦虑。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帮你挡子弹。
刺客第四次严肃认真地竖起并拢的三根手指。
他知道会有第五次。


6

刺客站在建筑物的最顶端,眯起眼睛眺望着广场上的阅兵队伍。
军官换上了第一执政的制服,骑马行在队伍的最前方。
这时刺客注意到一只雄鹰,漂亮的深褐色翅膀切割着气流,从他面前高傲地滑翔而过,鸣声响彻云霄。
军官回过头寻找鹰啸声的来源,却只找到了刺客的身影。他在高处屹立不动,深蓝色衣摆在微风的吹动下向身后伸展着。
恍惚间军官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只鹰。


7

军队远征的消息早就传到了刺客耳朵里。
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同意。
军官不得不去,理由是军令如山。
那好吧,我在这等你回来。刺客说。
军官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刺客目送着他踏出门,正叹息时,却见那个背影停下了脚步。
再见,我的朋友。
军官说。


8

那天是阴天。
墨色的云层翻滚着发出低吼,似乎正在策划着更大的阴谋。细密的雨丝撒落在战场上,不一会雷声也来了。
战死士兵的残肢在雨水的冲洗下更为狰狞可怖了,甚至引来了不少胆大的秃鹫,弯曲着光秃的脖颈贪婪地啄食他们的大餐。
然而军官只注意到了那只鹰。
那只在雨中来回盘旋的鹰。它像是为了守卫死去英魂的骨骸,竟久久没有离去。发出的悲鸣似乎警告着对死去之人大不敬的食腐者,又好似一首动人心弦的镇魂曲。
不一会秃鹫就都离开了。


9

刺客突然想起来了。
他想起了自己是谁,军官是谁,以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发现周围没有半个人影,也没有任何其他景物。
有的只是稻草车与他自己,还有挥之不去的刺眼阳光。


10

军官听说刺客的行刑时间是正午十二时。
阳光最灿烂的那一刻。
他没能见他最后一面。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军队凯旋的前一天。


11

军官没有朋友。




灵感来自群里一个巨巨的图(画的超!级!棒!(大哭

然而我居然忘记她圈名了??

是爹爹来着?


评论(1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