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尼德兰/康塞尔】By the Grace of the Sea 序

太阳直射点向北回归线移动的时候, 那个消息便追逐着北大西洋暖流的脚步从魁北克马德莱纳群岛一路赶到了法国西海岸,并且在法国民众之中激起了不小的浪花。


一艘载有500人的法国豪华游轮在距离马德莱纳群岛3海里的位置因船底遭受撞击而沉没,而正在不远处进行勘探作业的一支加拿大科考队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赶来伸出了援手。15名船员被无情的波浪吞噬,但幸而所有乘客都安然无恙。这件事情不光要对于沉着冷静的船员和质量过硬的救生艇表示赞扬,科考队的成员们同样理所应当受到嘉奖。事实上,在刚死里逃生的幸运儿们重新踏上法兰西的土地时,当天的《费加罗报》就用巨大的黑体字将勇敢的科考队员们表彰了一番。其中尤其引人注意的是那位潜入水中从死神手里救回了四个孩子的潜水员,尼德·兰。


这些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想必在那时就有不少人记住了这个勇敢的加拿大人的名字,其中也包括我。然而极少有人关心在那之后他身上都发生了什么,我却是那极少数之中的一份子。当时我恰巧就在蒙特利尔为论文收集资料,一次偶然的机会竟在医院门前的公园里遇见了尼德·兰。说实话,一开始我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神情颓丧、头发像鸡窝一样乱的病号和报纸上那个有着爽朗笑容的高个子潜水员是同一个人。


我也是那天才知道,他的左腿在那场事故中受了重伤,并且再也不可能像从前那样行走了。也就是说,他将不得不永远告别自己曾经的职业,以一个瘸子的身份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我明白这对一个十分优秀的潜水员来说是多大的打击,但也只能用一些弱不禁风的言辞对他进行安慰,这并没有任何实际的用途。于是我又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并且决定帮他度过接下来的难关,这才使我自己的内心好受了一些。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的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如果那天我没有遇到尼德·兰,如果我这位老朋友没有遭受这样的不幸,如果那起事故没有发生,那么之后五年里令我受到极大触动的那些事情都将不成立。


对于这些事情,我曾无数次踌躇着考虑是否应该将它们记录下来,尽管它们听起来是那样的神奇、疯狂、难以置信。要知道,我们所居住的这颗星球本身便是广博而无法洞悉的。从马里亚纳海沟深处到珠穆朗玛峰之巅,从远古海洋单细胞生物的出现到最后一个人类生命消亡的瞬间,任何人都不可能解释出其中的全部奥秘。这正是这个世界的魅力所在,不是吗?


有些扯远了,但你如果能够耐心听完我接下来要讲述的这个故事,大概也会产生和我一样的感受。


尽管这个故事的主角并不是我,但我敢保证这会是个有些不可思议却又有那么一点点浪漫的故事。


就从一切的开始说起吧。

TBC.




话说之前翻遍了ao3和随缘和任何找得到的平台也没有这对的粮

………..自己产喽

然而中考复习就…..坑了

有时间的话重写一遍吧(然而沉迷原创无法自拔

那个时候在lo上遇到一个想看海底两万里同人的妹子

不知道她现在能不能看到

“嘿,我这个怂包终于敢把自己写的垃圾发出来了”








评论(1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