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很无知的人。
正因如此,总是想要知道更多。

FeDust

© FeDust | Powered by LOFTER

【暴雨/底特律】星光,雪夜,德沃夏克 (上)

配对:RK800康纳/RK700诺曼 无差
警告:对于《暴雨》情节有一定程度剧透



起初,诺曼对自己的居住环境没有任何不满。

他的小船停泊在离兰辛市不到四英里的一座湖上。与其说停泊,倒更像是被结冰的湖水困在了湖里。天气越来越冷,虽然离第一片雪花落下还遥遥无期。

诺曼早已对ARI内置的白痴小游戏丧失了耐心。但他拥有一张桌子,一些纸质书籍,还有两支铅笔,因此也不担心没事可干。他把书籍分门别类垒在地板上,什么都读一些,有时候是几百年前的押韵诗,有时候是文学评论。一旦读完他就把书丢进火炉里烧,一页一页烧,好挽救身体里冻得僵硬的人造器官。

来到这里之前,ARI和Triptocaine药剂轮番对他的软体...

一口安利

史蒂芬·金在1986年10月发表在《万象》杂志上的短篇小说《一切混乱的终结》
后来被约翰·约瑟夫·亚当斯收录在《废土》这个文集里。我看的就是这个文集
一开始我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收尾方式
哭成傻逼。
请您去看。

我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又想拉着人一起交流又不想给没看过的人剧透

最后那几行实在是

应该设想诺曼·杰登是幸福的

他从荆棘之王的庄园中醒来,黑色太阳带刺的舌尖舐去他睫毛之间的雾霭。不,我一无所知。惶惑却先沙哑了,在蓝色池塘中挣扎。他的光被一一没收,变作染血蜻蜓呢喃低语,变作玫瑰茎爬满手足。他抬起头:红色游云好似血痂,丈量他脖颈的长度,他看到:黑暗立于颓坯的城墙上顾盼自雄。
第一张纸牌,属于即将溺亡的人,被丢弃在比死亡鄙陋的角落,你够不到它——
第二张纸牌,伯南森林的骨灰在邓锡南落了根,你捂上耳朵,却也能在夜里听见孤魂的哀泣——
第三张纸牌,通往深渊。万千藤蔓延伸至此,蓝玫瑰在悬崖上推着搡着。跳下去吧,你必将去到神的国——
不,我一无所知。万千怒吼化作沉默震耳欲聋。他得知西西弗斯的巨石没有一颗人的心,众神也只是笑。...

RK700 FBI专用警务仿生人,“侧写师”诺曼
是觉得这样的诺曼和康纳产生交流一定有趣

康纳走路时候有一个搓手手的动作
和诺曼天使一毛一样

试着把他们二人的共性整理一下:

1 警探

2 不合群的精英

3 和讨厌自己的警队副队长在雨夜处理凶杀案

4 高科技设备相关

5 玩球vs玩硬币

6 可爱

7 打破规则

8 很擅长系领带

9 被迫决定是否要开枪

10 去过夜总会查案

11 意识世界存在虚拟的指引者/控制者/另一个自我

12 最初他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

13 高战斗力

14 在仓库(Warehouse)场景发生关键剧情

15 生日都在八月份


还有区别:

1 由于ARI,triptocaine,还有外界施压,Norman身心皆受巨大折磨。...

【海底两万里】机械降神/Deus Ex Machina 试阅

配对:nemonnax,nedseil
微妙的年龄操作。
本篇将收入合志《Quoi de Neuf别来无恙》,合志完售之后放出全文。


机械降神

Deus Ex Machina


Erinnerst du dich noch? 

Erinnerst du dich noch an dein Wort, das du mir gegeben hast? 

 ——「βios」


unus.


第三杯穑梅茶下肚之后,皮埃尔·阿龙纳斯招手唤来了侍者。胸牌上用奥格温文写着阿扎丝-萨-卡伽的小伙子是个类龙人,递来菜单的...

nedseil结婚照(局部)。

背景采用哪个版本还没想好,等兰师傅那一半画好再考虑吧。

(光效简直不要太好玩

就是刚才那张单独拿出来
不打废狗tag了。单纯就是我自己对于“如果拿皇会出现在这样一个游戏里面会是什么样”的构想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模糊我做错了什么.jpg

今天美服拿皇实装了。

好吧骗人的😂
太想在fgo里看见拿皇了(坚决拒绝女体卖肉),就......毕竟知道官方没什么可能实装
p2线膛枪其实是从我自己旧图里扣的23333
自己胡乱脑出来的设定见p3p4(入坑没多久,啥都不懂,发现专业性错误就不要在意了
以我这半吊子写手的画功,就不要指望看见卡面了。没有的。不存在的。

【食之契约】【拿葡】Bon appétit !/祝您好胃口!

不会再更新了。第一章已经删除,有缘再见。

请把这篇当成独立短篇食用




学院不是那种能摆到阳光下来谈论的国际组织。一开始的时候有许多反对声音,主要来自北美和俄联邦。其理由多半是学院疑似在跟蓝盔*抢生意。而苏黎世的御侍对此的澄清是“他们是和事佬,我们是搅屎棍”。

确切地说,是英联邦国家有样学样打着保卫世界和平的旗号为抗衡某意识形态而特意设立的“皇室御用搅屎棍”。

学院的教员们多是把大半辈子都掷向了荷官的愚蠢赌徒,有意无意做错了事或说错了话,终于被扔到这样的麻烦培养皿来帮助未来的赌棍茁壮成长。苏黎世站的御侍是其中的典例,一个固执的南斯拉夫老头,据称在班霍夫大街喝多了酒一脚踹向法国副领事的屁股,赢...

某原创长篇里的男主(儿)角(砸)

因为要续下去所以拉出来鞭尸

初一的时候就很想看看他们都长什么样了,终于把他画出来迷之感动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

这是一篇别人要求我代笔的征文。要求是不超过3000字,我一不小心写嗨了爆字数将近翻一倍233333估计他也是用不成了,我就放出来了。enjoy.



领队正在筹备远征的事情是在黎明节之前暴露的。杂货铺老板率先提出猜想,街头巷尾的老年人负责交接棒,最终灯塔的保安确认了这一事实。顿时整个聚落一片哗然,一个星期内飞往灯塔信箱问东问西的信件数量足足翻了一倍有余。处理它们对我而言是种麻烦,但队里没人有闲工夫来管我的事。死一般的气氛在整座灯塔里徘徊了足足两个星期,直到我再一次推开顶楼的小门,任凭北山逃来的冬季一拥而入。

然后我想起来那都是十年前发生的事了。

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是没有见过日出的...

沉迷画儿砸不能自拔
每天就是看JOJO/画画
好了现在文笔又归零了orzzzzz
待我复健一波继续更文

1 2 3 4 5